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庆的博客

关注教育 服务教师 交流思想 提升智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的姿势,就是教育的姿势(《挺直脊梁当老师》序)  

2016-06-13 21:15:42|  分类: 教师博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的姿势,就是教育的姿势(《挺直脊梁当老师》序)

近些年,由于工作原因,我对教师群体的生存状态,关注较多,思考较多,尤其对“今天如何做教师”的话题,有着持续的观察和考量。

作为“悲观的理想主义者”,我曾多次说,今天的教育,是让人痛苦、倦怠、厌弃,甚至“爱到恨”的--“爱”源于内心,“恨”生于现实--但身为教育人,对再糟糕不堪的现实,我们也不能一“恨”了之。因为,“恨”不可能改变现实,抱怨、指责、讽刺、辱骂也不可能。无论砸碎还是改良,创造还是建设,都只能依靠每个教师的行动。所以,在“悲观”之余,我更愿意“理想”地认为,我们每个人都是教育的一部分--每个人的沉重,构成了它的沉重,每个人的美好,营造着它可能的美好。尽管我们的努力,不可能让它立刻改观,但我们的每一点改变,都会对它有所影响。

比如说,改变自己的职业姿势。

十年前,“大夏书系”推出吴非老师的教育随笔集《不跪着教书》。“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的人,教师就不能跪着教书。”吴非老师这诚恳的告诫,如洪钟大吕一般,穿透暗漫的现实,一时间唤醒无数沉睡的心灵,引发无数美妙的回声,不少教师开始以“站立者”的姿势,面对教育的沉疴痼疾。我也曾记录下自己当时的思考--

不跪着,有别于蹲着、坐着、躺着、卧着,至少应对位于站着。姿势不同,意味不同,情怀也不同。有个说法:“宁可站着死,不愿跪着生。”对站与跪的态度、感情,作了鲜明褒贬。对教师而言,我想其义至少有二:第一,应该站着教书。教师不能站着,怎能期望学生昂起脑袋?第二,怎样才能不跪着?多思想,少欲望。多思想意味着独立的思考,不容别人的思想轻易来自己脑袋里跑马;少欲望则是坚守教育的清贫,恪守教育者的本份,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,没有过多的欲求和贪念,才可能让我们挺直腰板,不卑不亢。

基于这样的感受和理解,我后来曾宕开思路,写下《教育的姿势》一文,发表在《教师博览》原创版上。

十年后的今天,看到《教师博览》原创版出品的这本《挺直脊梁当老师》,立刻想起当时的种种感触。在我的直觉里,原创版这本6年精选集,就命意而言,既是对“吴非宣言”的呼应和声援,也是对“不跪着教书”内涵的延伸和拓展--不跪着,或要站着,其实质,既在教师的双腿和膝盖,更在我们的腰板和脊梁。长期以来,我们这个民族,习惯以“下跪”或“跪下”的姿势,求得屈辱的生存,其原因,正在我们的腰板不够坚硬,脊梁不够直挺。在腰板不坚硬、脊梁不挺直的时候,即便勉强站着,其姿势必然是憋屈的,其形象也必然是猥琐的。就像奴隶的内心里,很难有真正的幸福和愉悦。

跟老师们讨论职业幸福时,我经常讲到有关金字塔的一个“掌故”。我们一直被告知说,金字塔是古埃及的奴隶修建的。但是瑞士钟表匠洛克以其自身的故事和经验,颠覆了这一流传久远的“结论”--洛克所制作的钟表,能够精确到误差不足0.01秒的地步。但是当他因经济原因入狱后,无论怎样用心,制作的钟表都难及以前的精准。他出狱后到埃及旅游,看到宏伟壮观的金字塔,立刻觉得,如此恢宏的建构,精密的设计,绝对不可能由那种心怀怒气、随时都想揭竿起事的奴隶们建造,而应当是由那些内心充满宁静、幸福,甚至满怀某种信仰的平民或自由人建造。

讲完这个“掌故”,我总会跟老师们分享这样的心得:如果说中国教育是一座金字塔,建造它的,肯定不会是那种心怀怨气、把自己变成“怨妇”的教育人,而应该是内心充满幸福感、宁静感,对教育有着某种信仰和情怀的老师来担当。这样的老师所建造的“教育金字塔”,才可能像真正的金字塔那样“坚挺”,才可能在这世界上留存得更坚固、更长久。

一个没有创新能力的老师,是很难让学生明白怎么创新的;同样,一个没有幸福体验的老师,也很难让学生体会怎样才能幸福。我始终坚信,幸福既是人类生活的最高准则,也是每个教育人生活的最高追求。而“不跪着”和“挺直脊梁”,应该是幸福的前提之一。道理很简单,在苟且的生存里,难言真正的快乐和幸福,在耻辱地“下跪”时,也肯定不会有内心的安稳和宁静--没有内心的安稳和宁静,教育就很难有真正的从容和优雅,没有教育的从容和优雅,教师也很难有真正的自由和尊严。

就此而言,我觉得这本书,与其说是在探讨教师的姿势,不如说是在探寻教育的尊严。我始终相信,一种职业的尊严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职业的意义,就像一个人的尊严,总是取决于他所创造的价值。意义和价值越大的,往往更容易赢得真正的尊严。细读本书,无论是“因为我的名字叫老师”所蕴含的教育者的本份,还是“做一根会思考的芦苇”所寓示的教育者的情态,或者“种下一颗高贵的种子”所体现的教育者的使命,都既是对“挺直脊梁当老师”意味的揭示,也是对“教育生命意义”的探寻。这些文章的作者,无论专家学人,还是一线教师,无论鸿儒大腕,还是无名小辈,都通过自己的经验和言说,通过自己的声音和姿势,体现出自己对教育的情怀和担当。

很显然,这种情怀和担当,也来自发现和发布这些文章的刊物。这样说,既因为我对刊物的深切了解,也因为我对刊物的深厚感情。《教师博览》创刊15周年后,在“文摘版”的基础上开办“原创版”,承蒙信任,我曾介入其中,参与了新刊物的创生,也见证了新生命的成长--在今天的体制下,很多教育刊物,只能在“行政摊派”的庇护下,才能苟延残喘,勉强偷生,《教师博览》却能依靠读者“自费订阅”的方式,不断发展,不断壮大,这无疑表征着这份刊物的品质和意趣,表征着这种品质、意趣的生命力和竞争力。

更确切地说,《教师博览》其实是以“挺直脊梁做刊物”的方式,对“挺直脊梁当老师”作出了最形象的阐释和代言。或者说,《教师博览》以其自身的尊严,赢得了读者的尊重。所以,20周年刊庆时,我曾在《就愿做个“博览人”》一文里,对刊物的教育情怀和担当意识作了专门的梳理。我说:“在林林总总的教育刊物中,有这种情怀和担当的,不多,所以,我敬重于这本刊物为教育所做的努力,并以自己能够效力于这本刊物而自豪。”

四年前,在《教育的姿势》一文结尾,我曾说:“姿势就是心态,姿势就是情怀。教育的姿势,也就是教师的姿势--教师姿势的改变,其实就是教育思想的改变,是教育情态的改变,最终,也必将是教育面目的改变。”现在,我愿意用这样一段话,来表达我对这本书“先睹为快”后的肤浅体认,并以之为序。

2014年11月16日 绵阳绿岛

(谢云,网名江湖一刀。作家,教育学者,四川省优秀教师,本刊签约作者。著有《幸福教师五项修炼--禅里的教育》《跟禅师学做教师》等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